维权热点

太仓市第三届妇女儿童家庭公益服务项目微创投活动入围项目公示 太仓市女性社会组织创业园第三批入驻机构公示 关于开展2018年“家在太仓?寻找太仓最美家庭”活动的通知 太仓市“三八”红旗集体、“三八”红旗手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7年度太仓市“最美家庭”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5-2016年度太仓市“巾帼文明岗”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7年度太仓市巾帼示范基地拟命名名单公示
首页 > 维权驿站 > 维权热点

关于家庭暴力的思考及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0-08-05 14:57 字体:【

内容摘要:当今社会,家庭暴力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它严重地影响着社会的安宁与稳定。国际社会已经充分地认识到家庭暴力问题的严重性,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公约、宣言、文件和决议。但是,我国对家庭暴力的认识和研究相较于其他国家是比较落后的。本文从家庭暴力的理论着手,论述了家庭暴力的概念、特点和危害,并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我国针对家庭暴力的一些对策,希望对我国的家庭暴力研究有所裨益。

关键词: 家庭暴力  受虐妇女综合症  正当防卫  保护令

 

20世纪70年代以来,家庭暴力问题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各种调查和研究表明:家庭暴力是一个跨越国界、意识形态、阶级、种族和少数人群体的全球性问题。妇女和儿童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在美国,每年遭受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虐待的儿童达650万,有400万妇女被她们熟知的男子施以暴力。在法国,挨打妻子的人数达200多万,相当于20岁至60岁的法国妇女总数的13.3%。在俄罗斯这个数字更是高达300万。英国国家保护儿童协会发现每年约有近6万名儿童遭到家庭暴力的袭击,每20名儿童中有1名受到性虐待。[1]在韩国,妇女有2/3周期性挨丈夫打。新加坡更是发起了“制止虐待配偶运动”。[2]

随着社会的变迁,我国的家庭暴力现象日益显现出来。我国每年约有40万个家庭解体,其中25%是由于家庭暴力引起的。[3]但是,我国家庭暴力的研究才起步,存在很大的不足。基于此,笔者就此问题展开论述,希望更多的学者关注我国的家庭暴力问题。

 

一、家庭暴力的理论研究

   (一)“家庭暴力”概念的界定

1986年,联合国有关方面曾举办一个家庭暴力问题专家委员会,对什么是家庭暴力进行了广泛的讨论。专家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家庭暴力不仅仅局限于人身暴力和性暴力;还包括精神、情感和经济方面,以及诸如与嫁妆等因素有关的暴力。家庭暴力被定义为家庭内的暴力。表现为:人身虐待,往往一再重复发生,并与精神折磨、忽视基本需要和性骚扰等行为相互有关;暴行一般发生在有抚养关系的最亲近的家庭单位内,使受害者遭到严重的伤害;一再发生的暴行应与偶尔发生的暴行相区分;偶然发生的事件如不立即采取紧急干预,这种行为往往会一再重复发生并趋于严重。

在英国,家庭暴力被认定为:可能是现实的、威胁性的或有暴力企图的,通常是由成年男子针对其处于或曾经处于某种关系中的成年妇女实施的。家庭暴力是指在特定关系背景下由多种不同的虐待形式构成的混合体,包括身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精神虐待。

我国也有不少专家学者对家庭暴力的含义进行了研究。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的吴妙华认为:家庭暴力就其内涵与范围来说应指较严重的强暴行为,既包括触犯刑律的犯罪行为,也包括家庭虐待等一般违法行为。从家庭暴力的危害程度上划分,可分为重大暴力和一般暴力。凡在家庭内发生的触犯刑律的杀人、伤害(重复伤害和一般伤害)、虐待(情节恶劣的行为)等行为为家庭暴力中的重大暴力;凡在家庭成员间发生的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或其他行政法规的殴打、捆绑、禁闭、虐待等行为为一般行为。[4]

在国家颁布的1995—2000年《中国妇女发展纲要》的第11项“改善妇女发展的社会环境”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家庭暴力的概念。具体写到:依法保护妇女在家庭中的平等地位,坚决制止家庭暴力。在这里,制止家庭暴力与保护妇女在家庭中的平等地位联系在一起,这意味着家庭暴力主要指对家庭中的妇女所实施的暴力。

笔者认为,家庭暴力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家庭暴力是指所有的家庭成员之间的暴力行为,包括夫妻间、父母子女间及子女间的暴力;狭义的家庭暴力,主要指家庭中对妇女的暴力。家庭暴力的形式是多样的,不仅仅是肉体的侵害,还包括精神侵害和性侵害。

(二)家庭暴力的特点分析

内部的隐蔽性。家庭暴力是静悄悄的暴力,其具有隐蔽性。第一,与其他暴力相比家庭暴力发生的环境是特定的,它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家庭本身具有的血缘和婚姻上的排他性、封闭性,使外人和社会很少能知道家庭的内幕。第二,家庭隐私观念使家庭暴力不易被觉察。一方面家庭内部成员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而不愿向外界透露家庭中的暴力行为。另一方面,家庭外部人员即使知道了家庭暴力的发生,也会认为是“家庭私事”或“家庭纠纷”而不愿介入。

形式的多样性。家庭暴力是行为人在客观上对其家庭成员使用了暴力,使被害人在肉体和精神上受到了伤害。家庭暴力既包括触犯刑法的杀人、伤害、虐待(情节恶劣的行为)等行为,也包括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或其他行政法规的殴打、捆绑、禁闭、虐待等,并且还包括民法所调整的发生在家庭中的侵权行为。以及对妇女的传统暴力习俗,如强迫婚姻、偏爱男婴、女性生殖器割礼和“名誉”犯罪。[5]

力量的差异性。夫妻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存在着力量和权力资源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导致了暴力倾向的发生。一种情形是拥有最多权力或资源的人把他们的愿望强加给家庭其他成员,权力的差别允许拥有力量的一方对缺少力量的一方实施武力。另一种情形是,当一个人发现他或她在工作或社会环境中缺少权力或控制力,他或她就可能在家庭中对家庭成员通过虐待或惩戒来行使权力或加以控制(有时对方可能在家庭外拥有更多的权力),这一点特别表现在丈夫虐待妻子以及父母虐待儿童上。

时间的持续性。由于家庭暴力具有隐蔽性的特点,施暴者的暴力行为几乎不用付社会或法律的代价。为此,家庭暴力相较于其他偶发性暴力具有长久的持续性。家庭暴力往往在造成受害人重伤亡或死亡的情况下才暴露出来,而这时暴力已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三)家庭暴力的危害性表现

家庭暴力的危害是多方面的。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类的基本生活单位,家庭的安定与否,直接影响到社会的安定。家庭内部战火四起,家无宁日,如果处理不好,还会逐步升级,演变为恶性事件。因家庭暴力引起的自杀、杀人、伤害事件时有发生,影响社会的安宁和稳定。江苏省妇联权益部2000年对南通监狱女子分监1477名女犯所作的问卷调查显示,家庭暴力已成为女性犯罪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回收的513份有效问卷中,有237个家庭存在婚姻暴力问题,其中有125人的犯罪直接与家庭暴力有关。有93人长期遭受丈夫的殴打、虐待;有62人因家庭暴力问题犯故意杀人罪,制造了伤害、投毒、爆炸、纵火等危及社会安危的恶性案件多起。[6]

家是社会的自然和基本单元,无论社会处于何种动荡和暴力之中,人们都愿意相信家庭是远离暴力的安全港湾。但是,对于家庭暴力的受害人来说,这里却是人生凄风苦雨的起源地,是人间的地狱。如果说来自社会的暴力还可以小心避让的话,那么来自家庭的暴力却无处可逃,它严重摧残着受害人的身心健康,造成家庭的不稳定、婚姻的破裂。在一些个案当中,有被丈夫打穿耳膜,造成残疾的;有被对方殴打而致精神分裂;有的甚至选择自杀来脱离“苦海”;更多的妇女因此而留下终身难以抹去的心灵创伤。面对家庭暴力,47.5%的妇女表示已对婚姻失去信心,44.3%的妇女希望离婚。[7]家庭暴力已经成为婚姻破裂、家庭解体的主要原因之一。

家庭暴力对家庭中成长的青少年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处于成长阶段的青少年,目睹或经历家庭暴力,整天处于战火四起的紧张气氛中,会使他们心理和性格的发展产生偏差,或性格极其懦弱内向,古怪偏激或崇尚暴力。有的会因此不愿回家,成天在外闲荡,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更有甚者因此引发精神和心理疾病。在西方的家庭暴力研究中,一个公认的结论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曾经遭受过暴力的人,比没有遭受过暴力的或很少遭受暴力的人,在将来更容易对配偶或子女实施家庭暴力。这就是所谓的“暴力循环理论”(亦称“代际间的暴力传递”)。调查人员对13岁一组的小孩进行家庭暴力调查时发现,曾经遭受过家庭暴力比未遭受过家庭暴力的父母,对孩子进行暴力惩罚的比率要高57%。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成长的丈夫对妻子实施暴力的比率,比在没有暴力或很少有暴力的家庭成长的丈夫要高600倍。[8]

 

二、家庭暴力的对策建议

(一)我国反家庭暴力的现状

我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国家,在整个奴隶制社会和封建制社会里,夫权思想渗透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尽管新中国成立以来,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深入人心并内化为人们的自觉行为,但传统文化积淀仍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社会对家庭暴力的态度。在许多社会成员的意识中,家庭暴力常常不被视为违法行为,而是“家庭私事”或“家庭纠纷”。许多男性把对妻子的歧视和打骂视为天经地义。传统文化还影响着受害者,使其对家庭暴力一再容忍,直至麻木。上海妇联对100名家庭暴力受害妇女进行调查,只有22人想到向有关机关进行控告。[9]

世界上已有44个国家和地区制定了有关制止家庭暴力问题的法律规定。但是,我国法律在打击和控制家庭暴力方面,还处于消极和被动的状态。法律至今没能将家庭暴力界定为刑事犯罪。新的《婚姻法》虽然有了禁止家庭暴力的规定,但实施还得依靠刑事法律。如第45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新《婚姻法》规定的离婚或调解的救济方法在实践中很难发挥作用。我国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2条规定了家庭暴力的相应处罚,但是该条例没有给家庭暴力下定义,使得公安派出所遇到此类事件,要么不管,要么当作家庭私事,劝劝了事。

由于立法不够明确,使执法部门和司法机构不能为家庭暴力的受害人提供及时有效的司法保护。公安派出所对家庭暴力事件的处理,一般要在酿成人命或造成伤残后,才立案侦查。同样,作为国家公诉机关的人民检察院对家庭暴力案件一般不愿意提起公诉。北京市朝阳检察院为节省法院审理环节,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对包括家庭暴力造成的伤害案件尝试“轻伤害案不起诉”的政策。[10]

家庭暴力的受害人缺乏有效的法律救济途径,使得施暴者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家庭暴力不断升级,使受害的一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许多受害人在长期遭受暴力又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不得不铤而走险,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对抗家庭暴力,从而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由此可见,家庭暴力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急待构筑有效的法律保障机制及社会保障体系,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

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为我国反家庭暴力事业带来了契机。[11]此后,家庭暴力,尤其是针对妇女的暴力问题,日益受到我国政府和各界组织的关注。1995年国务院发布《中国妇女发展纲要(1995-2000)》。纲要确定中国妇女在未来5年内的具体发展目标之一是:“有效遏制对妇女的暴力侵害及拐骗、买卖妇女的犯罪行为和卖淫嫖娼违法活动。”规定:“依法保护妇女在家庭中的平等地位,坚决制止家庭暴力。”[12]

1996年1月,湖南长沙市出台了第一个地方性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规定——《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规定》。截至2002年11月,全国已有20多个省、地区、市、县出台了这方面的地方性法规、条例或法规性文件。

新的《婚姻法》对家庭暴力也作了规定。首先,总则中将“禁止家庭暴力”(第三条)上升为基本原则。其次,在判决离婚的法定理由中,将配偶一方“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作为法院对夫妻感情破裂,调解无效的离婚案件作为准予离婚的法定理由之一(第32条第2款第2项)。在救济措施与法律责任一章,新《婚姻法》规定了对家庭暴力受害人的救助措施与施暴者的民事法律责任(第43、44、46条)。明确了家庭暴力受害人自立救济的途径。如第44条规定,对实施家庭暴力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可向人民法院自诉。明确了司法部门在反家庭暴力中的职责,确立了社区组织在反家庭暴力中的重要地位。

(二)反家庭暴力的对策建议

家庭暴力是我国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以后,在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在反对家庭暴力领域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这些成绩是远远不够的,需要进一步的努力。对此,笔者提出一些建议。

1、单项家庭暴力立法

目前,全世界约有40多个国家制定了单项家庭暴力立法,如日本于2001年4月6日制定了《关于防止来自配偶的暴力以及保护被害人的法律》。[13]一些学界人士论证,特别禁止对妇女的暴力的家庭暴力立法是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最有效的法律机制。我国应在借鉴国外立法的基础上,尽快制定《反家庭暴力法》,以规范人们的行为。《反家庭暴力法》包括:第一,对家庭暴力要有一个界定,包括肉体、精神、性等方面。第二,应规定社会、家庭、个人对家庭暴力的防范措施及责任。第三,应规定受害人的权利及如何得到救助。第四,施暴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第五,处理家庭暴力问题的程序和机构。

    2、刑法和刑事审判制度

除婚内强奸外,一般刑法禁止的犯罪都未明确排除在家庭内的犯罪行为。要将家庭暴力纳入110指挥中心和社区警察、派出所民警的工作范畴,对家庭暴力进行及时的干预,对构成犯罪的家庭暴力案件要及时逮捕施暴者。检察机关要像对待陌生人之间的暴力犯罪那样对待家庭暴力犯罪,提起公诉。但是,家庭暴力犯罪毕竟不同于其他暴力犯罪,受害人与施暴者之间存在着共同的生活关系,彼此有着感情的联络。很多受害人寻求司法介入的目的,是为了制止施暴者的暴力行为,使其认识到其行为的违法性和应受惩罚性,而不是希望施暴者接受现实的严厉刑法处罚。在我国,对于很多家庭暴力施暴者进行定罪量刑,特别是对因生活压力而产生的家庭暴力和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暴力定罪量刑,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为受害人带来更多的现实生活问题。所以,除了极为恶劣的暴力行为,应适当的遵循受害人的意愿,由公安机关作为进行家庭暴力处理的主要机关。公安机关可以根据家庭暴力的不同情况和受害人请求的不同,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处理方式主要有:警告、责令赔礼道歉、拘留、强制参加学习(可以借鉴对交通违章的处罚措施的经验)、逮捕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这样,既能使施暴者认识到行为的违法性,产生心理畏惧,又能避免刑法严厉性的负面效应。

3、民法救助

在国际上,对家庭暴力最广泛的救助措施仍是各种民事救助,如保护令或禁止令。保护令由家庭暴力的受害人向法院申请,并由法院决定是否批准保护令。保护令的适用范围主要是身体伤害,也可适用于性攻击、威胁诉诸暴力,企图伤害和破坏财产等行为。为了更好地保护家庭暴力受害人,应对诸如骚扰、跟踪和情感虐待、恐吓和控制等行为也适用保护令。民法保护令提供的救济很具体,包括禁止继续虐待、不得接近受害人和不得与受害人联系。赔偿性(法院可让被告赔偿破坏损失费)和惩罚性救济、经济救济(主要是儿童资助以帮助受害人摆脱受控制的局面并在经济上获得独立)、子女抚养权(由法院确定临时抚养权)、财产权(强调私有财产的产权以避免受害人因与施暴者在解决财产纠纷时受影响)以及其他任何可结束暴力关系的救济。保护令的有效实施需要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的大力支持,保证施暴者认真遵守保护令。

在家庭暴力的民事救济途径中,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具有十分独特的意义。新《婚姻法》第46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这项制度的建立,是对家庭暴力受害者在物质上的一种帮助。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在受理离婚损害赔偿案件时仍遇到一个共同的问题:提出损害赔偿的当事人往往无法举出有效证据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害人往往因为缺乏法律知识而不注意保留证据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保留证据,更有受害人碍于情面不愿意让人知道而丧失了保留证据的机会,家庭暴力又往往没有第三人证明。为此,在家庭暴力的举证责任上,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由告诉人举证改为被指认人举证,更有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利益,由施暴者证明自己没有过错或自己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在家庭暴力诉讼中采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不但可以改变受害人因无证据而不得不继续处于遭受暴力的阴影中的弱者地位,也可以为摆脱家庭暴力的妇女提供经济或精神赔偿。

4、社会救助

司法机关在控制家庭暴力中发挥着核心作用,但是仅仅依靠司法机关的作用,只能从环境上对于家庭暴力犯罪进行控制,对于家庭暴力的社会原因和个体原因的控制是控制家庭暴力的长远和根本的措施。这就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努力。家庭暴力产生的真正根源在于男女不平等以及社会观念中歧视女性的传统思想。所以,要消除家庭暴力,必须努力创造一个男女真正平等的社会环境。要加强公众宣传教育,使全社会都认识到家庭暴力的严重危害,提高反对家庭暴力的意识。同时,建立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社会网络和组织体系。加强社区防范,建立社区、妇联、派出所、法庭等部门参加的社会支持网络,形成分工合作、互相联动的工作机制。

    公共政策的制定应尽量考虑制止家庭暴力的因素。家庭暴力在我国是一个普遍、长期和严重的社会问题,而国家在政策的制定上未能将其放在应有的重要地位加以考虑。公共政策的制定对于家庭暴力具有根本性的影响,所以应当从我国的国情出发,制定出符合我国实际的反家庭暴力政策。推动反家庭暴力工作纳入政府行为。将反家庭暴力纳入社区精神文明建设和安全文明社区、文明家庭创建考核体系,纳入综合治理工作具体目标,制定相应的措施。

建立受害人寻求庇护和物质帮助的机构和场所。在很多发生家庭暴力的家庭中,受害人和施暴者的经济地位不平等,特别是父母对于子女的家庭暴力,受害人对于施暴者具有经济依附关系。这就导致很多受害人不愿向司法机构求助而选择长期的忍气吞声。因此,为切实保障家庭中弱者的人身权益,国家应建立物质帮助的机构,为受害人寻求法律的帮助和支持,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

   为受害人提供法律咨询和进行法律宣传的机构。国家应建立专门的机构,配合新闻媒体,进行反对家庭暴力的宣传。这种宣传不能流于形式上的发放法律读本,进行一两次普法教育。对于反家庭暴力的宣传,应包括尊重公民权利的意识、对家庭暴力处罚的案例、国家的相关政策、重点家庭暴力的报道、家庭教育的方法等,从而使全社会都能关心家庭暴力,关心家庭暴力的受害人。

社会调解机构作用的发挥。重视社会调解是中国预防犯罪的优势。妇联、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当事人所在单位应充分发挥调解作用。必须强调指出的是,社会调解的适用对象主要是不构成家庭暴力犯罪的家庭纠纷,从而使家庭暴力化解在初级阶段,而对于严重的家庭暴力犯罪,必须强调司法机关的介入。通过司法机关的惩罚,使施暴者认识到行为的严重性。

   专门的法律援助机构的建立。目前,我国法律援助的对象主要是刑事审判中因经济困难而不能聘请律师的被告人,家庭暴力的受害人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法律援助的对象。但是,作为很多家庭暴力的受害人,特别是未成年的被害人,在经济上负担不起法律帮助的费用。这需要政府和全社会都能重视这一问题,建立各种针对不同受害人的专门法律援助机构,从而更好地维护家庭暴力受害人的利益。

面对家庭暴力问题,我国应加紧制定专门的《反家庭暴力法》。同时,强化刑法和民法等相关法律的救助,充分发挥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在反对家庭暴力中的作用。政府也应制定相应的政策,将家庭暴力作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来对待。相信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我国的家庭暴力问题会得到很好的控制。


[1] WangXiaoming  Stop Domestic violence Against Woman  中国妇女(英文版),1998年第2期,第15-16页。

[2] 楚河:《家庭震荡》,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1-26页。

[3] 湖南省妇女权益部:“促进地方法规出台,惩治家庭暴力”,载《95年世界妇女大会5周年研讨会论文集》。

[4] 郭爱妹:《家庭暴力》,中国工人出版社2000年12月第1版,第4页。

[5] 名誉犯罪,是指丈夫(或家庭男性成员)杀害据称玷污了家庭名誉的妻子的行为。名誉的界定则依据妇女受传统家庭理念规定所束缚的她所扮演的定型性角色和家庭角色而定。通婚、婚前关系(也可能并不包括性关系)、强奸和与“不适当”的男性谈恋爱等都会构成玷污侵犯家庭名誉。

[6] 王俊祥、张蕊:《反家庭暴力的法律观》,《中国律师》2003年第12期,第47页。

[7] 杨青松、邓克平:《家庭暴力的现状和防治》,《法学评论》2003年第1期,第159页。

[8] 罗刚:《论家庭暴力犯罪》,《中国刑事法杂志》总第48期,第51页。

[9] 李德蓉:“对家庭暴力的社会透视与法律思考”,载《95年世界妇女大会5周年研讨会论文集》,第310页。

[10] 陈敏:《我国家庭暴力受害人的司法保护》,《中国律师》2003年第4期,第74页。

[11] 在95世界妇女大会通过的文件《行动纲领》中,将对妇女的暴力纳入12个特别关注领域。

[12] 2000年2月中国“反家庭暴力工作小组”编《中国:反对家庭暴力在行动》,第24页。

[13] (日)戒能民江:《针对妇女的暴力以及社会性别规范》(朱丽君译),《环球法律评论》2003夏季号,第153页。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