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研思考

太仓市第三届妇女儿童家庭公益服务项目微创投活动入围项目公示 太仓市女性社会组织创业园第三批入驻机构公示 关于开展2018年“家在太仓?寻找太仓最美家庭”活动的通知 太仓市“三八”红旗集体、“三八”红旗手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7年度太仓市“最美家庭”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5-2016年度太仓市“巾帼文明岗”拟表彰名单公示 2017年度太仓市巾帼示范基地拟命名名单公示
首页 > 队伍建设 > 调研思考

独生子女婚姻中诸多不和谐因素亟待解决

发布时间:2011-12-16 14:33 字体:【

  太仓是全国计划生育先进单位,人口控制优生优育工作从1978年就开始重视并认真抓好,与日本联合举办的生殖健康家庭保健“三结合”项目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实行,新世纪被国家定点为“中国生殖健康家庭保健培训中心”,联合国人口与发展南南合作项目办事处也放在太仓。市里多次被国家、江苏省和苏州市评为计划生育优生优育先进集体和示范市。由于计划生育工作抓得出色,“只生一个孩子”的要求普遍被城乡百姓所接受,人们自觉只生一个孩子,有的育龄夫妇政策允许生第二胎,但他们也不愿生第二胎。从1995年开始,太仓市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现负数,至今连续15年一直保持负增长。

  2008年全市出生2301人,死亡3686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98%,远低于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5.08%的水平。由于计划生育工作抓得到位,出现了大量的独生子女家庭。据不完全统计,全市独生子女家庭达到70%以上。计划生育是一项长期的国策,独生子女家庭增多也是一种进步现象,对提高人口素质,促进经济发展,减轻国家和家庭负担,加快致富步伐有十分积极的意义。但毋庸讳言,独生子女家庭越来越多,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社会问题。比如人口老龄化问题,独生子女婚姻问题等等。最近,笔者作了一些初步调查,发现太仓80后独生子女大部分进入结婚年代,婚龄青年中80%以上是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婚姻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存在诸多不和谐因素。笔者试图对独生子女婚姻中出现的不和谐因素和解决不和谐因素的途径作一些分析和探索,以独生子女婚姻为突破口,推动婚俗文化的改革,提倡和弘扬新的婚俗文化,推动和谐家庭、和谐社会的建设。

  一、独生子女婚姻中不和谐因素的表现和影响。

  笔者通过走访民政部门婚姻登记处、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和人民法院,以及耳闻目睹现实生活中独生子女的婚姻状况,发现独生子女婚姻中存在诸多不和谐因素,而且已不是个别或少数案例,而是成了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归纳起来突出的主要有下列几种情况:

  1、从男而居还是从女而居难以定夺。按照过去的婚俗,一般都是女的嫁到男家,这对于非独生子女家庭来说,嫁掉一个,还可以找进一个,基本平衡,所以男娶女嫁已习以为常,但现在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嫁出去了,自己家里就没有了,所以,从传宗接代观念出发,男女双方都争着要住到自己家里。为此造成一些矛盾。有的为了“ 留根”,只好放弃找独生子女,而是找外地的非独生子女。据市人口与计生委统计,2005年—2008年,全市共有新婚对数11347对,双方本地的有4851对,占42.75%;一方为外地的有6496对,占57.25%。独生子女找外地配偶呈逐步上升的趋势。这当然无可非议,但找外地配偶由于语言、风俗习惯、经济水平等方面的差异,往往造成婚姻关系并不和睦。更何况,外地独生子女家庭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也越来越多,将来要找外地配偶也并非易事。所以,随男随女始终是个现实问题,必须寻找长久稳妥之策。

  2、姓氏之争成了双方家庭的主要矛盾。按传统习俗,一般子女都随父姓,少数男到女家落户的“招女婿”家庭随母姓,这已成为约定俗成的“规矩”。现在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姓氏问题就成了突出的问题。男方家庭要以传统习俗随父姓,女方家庭认为自己只有唯一的女儿,要以“招女婿”的习俗随母姓,双方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肯退让,于是引发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3、对亲属的称谓常常引起家庭波澜。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生的孩子,其孩子对祖父母辈的称呼或祖父母对孩子的称呼又出现了问题。过去孩子对父亲的父母亲称为祖父祖母,太仓人称为阿公、阿婆或亲公、亲婆;对母亲的父母称为外祖父、外祖母或外公外婆,太仓人称为好公好婆。倒过来,祖父母辈对孩子的称呼,男方的父母亲称儿子生的男孩为孙子,女孩为孙女;女方的父母亲称女儿生的男孩为外孙,女孩为外孙女。现在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生了子女其父母谁也不承认其第三代是外亲,特别是女方的父母亲,认为其第三代也是自己家里人,不愿称外孙或者外孙女,如果第三代称他们为外公外婆,他们会不答应,不高兴。

  4、对双方父母亲的赡养问题已经或迟早将成为矛盾的症结所在。按照旧习俗,儿子有继承遗产的权力和赡养父母的义务,媳妇要侍奉公婆,女儿不继承父母遗产,也不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在太仓农村,虽然我国的“民法”、“婚姻法”、“老年法”颁布多年,但依然沿袭旧的风俗,女儿一般都不继承父母遗产,也不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继承遗产和赡养老人义不容辞也责无旁贷地落到了独生子女身上,尤其是当女儿的也无法推卸。独生子女结婚后,在赡养老人的问题上已经或迟早将出现很多矛盾。比如,有的独生子女找外地配偶,外地配偶要把父母亲接到太仓居住,和自己的子女一起生活,尽管小夫妻俩单独居住,并不和太仓方的父母住在一起,但太仓方的父母有看法有意见,对其儿子或女儿把外地配偶父母领到太仓来居住不能接受,因此而造成很多隔阂。更何况,独生子女结婚后,家庭结构发生很大变化,一般都形成“四二一”家庭结构,即夫妻俩生一个孩子,赡养四个老人,有的家庭甚至赡养六、七、八个老人,将成为沉重负担,不堪承受。

  由于独生子女婚姻中存在上述一系列不和谐因素,因而对夫妻对家庭带来了很多负面的影响,有的已造成严重后果。

  一是媳妇、女婿与公婆、岳父母的关系紧张。由于“居所之争”“姓氏之争”和称谓问题、赡养问题,造成子女与父母、公婆之间“面和心不和”或者格格不入,甚至矛盾激化,公开翻脸。丈人丈母看女婿,不是“越看越有趣”而是“越看越惹气”。婆媳之间不是“心肝肉宝贝肉”,而是“鸡斗百脚”,弄得双方家庭都不安宁。某一家庭有一个独生女儿,找了外地在太仓就业的大学生为婿,住房、婚礼开支一切都由女方负担,男方答应生了子女姓女方的姓氏。担当女儿生了儿子后,男方反悔不同意随女姓,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向岳父母跪下来祈求“给我一点面子吧!”女方家长则感到上当受骗,连呼“赔了夫人又折兵”,弄得非常尴尬。

  二是亲家变冤家。亲家亲家,本来应该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人,但由于子女婚姻中种种不和谐因素的缘故,常常弄得口是心不是,面和心不和。有的闲言碎语,语中带刺;有的不愿同时出现在儿女家中;有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更有甚者,唇枪舌剑当面开销,闹得不可开交。据某地反映,独生子女婚姻中双方父母疙疙瘩瘩    不和谐的起码占到40%以上。

  三是子女户口悬而不报。由于姓氏之争难以定夺,很多独生子女联姻家庭生了子女不去报户口,因为报户口必须要确定姓氏,所以只好悬而不报,有的子女到上学年龄了,户口还没有上报。这既影响了当地户籍人口统计的真实性,也影响了子女入学,更使孩子的心理从小因姓氏问题而蒙上阴影。

  四是夫妻感情不睦甚至婚姻关系破裂。由于独生子女婚姻中不和谐因素作祟,严重影响了夫妻关系的和睦,好多独生子女反映,为了夫妻居住地、姓氏、家庭称谓等问题,弄得身心疲惫,感觉生活得很累;有的夫妻间经常吵闹,“大闹三六九,小闹天天有”;有的夫妻同床异梦;也有的闹得回到娘家,分开居住。最严重的闹到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协议离婚或上法庭离婚。据市婚姻登记处和法院反映,为姓氏之争等矛盾闹得离婚的独生子女夫妻近年来不乏其人,每年1000多对离婚夫妇中,有30来对是独生子女闹矛盾而离婚,占到接近3%的比例。这些都是独生子女婚姻中不和谐因素带来的恶果。

  二、独生子女婚姻中不和谐因素的源头分析。

  独生子女婚姻中之所以出现诸多不和谐因素,有思想观念上的原因,有婚姻习俗上的原因,有家庭结构变化的原因,有法制意识上的原因,也有各级各方面工作上的原因。据笔者分析,主要有下面几个根源:

  (一)传宗接代的封建宗族思想根深蒂固。传统意义上婚姻的目的是传宗接代,正如《礼记·昏义》中所说:“昏礼者,将和二姓之好,上以示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用结婚的办法来继承血脉繁衍子孙,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旧婚俗往往融入了荣宗耀祖的宗族观念,认为祖先的灵魂不灭,把崇拜祖先提到了超自然的不恰当的位置,一切为了本宗族的利益,人伦关系体现为父子主轴的家庭形式,排挤了女性的地位和作用,唯独儿子才是本宗族的继承人,女的要随着男的核心转,要嫁到男的家庭中,以后生的子女要姓男的姓氏。解放后,男女婚姻虽然经历了六十年的变革,但这种传宗接代的宗族观念始终没有彻底铲除,还在影响着现实生活中的婚姻关系。

  (二)重男轻女的婚俗习惯难以扭转。旧婚俗的最大的特点也是最大弊端是重男轻女,“女大当嫁”,女的只能嫁出去,而且是“嫁出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家庭中没有地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国家颁布了《婚姻法》,废除了旧婚姻制度,提倡男女平等,女的可随男而居,男的也可随女而居。但由于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顽固,再加上过去一般家庭都有儿有女,是嫁是娶、姓父姓母,对家庭影响并不太大,所以男娶女嫁子随父姓等传统婚姻习俗并未彻底改变。现在情况变化了,大多数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这个矛盾就凸现出来,如果再沿袭旧的婚俗,生一个女儿的家庭便将面临“灭绝”之灾,所以种种矛盾和问题应运而生,产生了诸多不和谐因素。

  (三)家庭结构变化面临许多不可回避的实际问题。一是独生家庭确实面临着家庭继承问题,独生子女联姻,势必造成两家并一家,将来减少一个家庭。二是“四二一”家庭结构加大了子女赡养老人的负担,一对夫妻在赡养1—2个子女的同时,还必须赡养至少四个老人,多的可能要赡养5—8个老人,且不说经济负担问题,就是碰到病痛需要陪伴服侍也忙不过来。有的往往因为老人赡养问题而产生矛盾,造成隔阂。

  (四)学法懂法滞后法制观念淡薄。独生子女婚姻中碰到的一些不和谐因素,其实大部分都是有法可依的,在我国的《民法通则》、《婚姻法》、《老年法》中,对男女平等、公民享有姓名权、男随女居还是女随男居、子女随父姓还是随母姓、财产继承权、抚养子女的权利义务、赡养老人的权利义务等都有明文规定,只要我们认真学法懂法,依法办事,很多问题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但目前公民学法懂法还显得滞后,特别是在农村,不学法、不懂法、不依法办事的现象还相当普遍。所以碰到问题不是从法律中去寻找答案,依法行事,而是只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利益,一味固执已见,以至闹到婚姻破裂的地步。

  (五)宣传教育不力,婚俗改革难成气候。从各方面的工作角度来看,宣传教育不力,工作不到家也是矛盾增多的一个原因。一是思想政治工作抓得不够,没有把思想工作做在矛盾之前,一旦产生了矛盾不能及时做思想工作,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因而造成矛盾激化。二是对移风易俗宣传教育不够,缺少孜孜不倦的精神和循循善诱的方法。三是对婚俗改革抓得不力,缺少典型引路。四是社会保障、社会化养老等民生工作有的地方还做得不够,还要进一步加强。

  三、解决独生子女婚姻不和谐因素的路径选择。

  解决独生子女婚姻中的不和谐因素,是摆在各极党政机关、群团组织、司法执法部门、广大社会工作者面前的一项重大的课题和共同的责任。本文试图从婚俗改革和实际工作两个层面探讨一下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从婚俗改革层面来说,我提出四项改革意见:

  (一)改变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和改革男娶女嫁的传统婚俗,提倡务实创新的新婚俗。坚决改革歧视女性的男娶女嫁的旧婚俗,破除“女大当嫁”、“好男不入赘”、以男性单亲亲属为宗族的旧观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章第九条规定:“登记结婚后,根据男女双方约定,女方可以成为男方的家庭成员,男方可以成为女方的家庭成员。”独生子女与独生子女结婚后,夫妻双方和双方父母共同协商,确定夫妻的居所,可以男随女居,也可以女随男居,还可以夫妻独居,不住到男方或女方父母家庭中,而是夫妻另立门户单独居住。现在,太仓大部分独生子女结婚后的实际居住状况是:在城镇,不随双方父母居住,夫妻另买房屋单独居住。在农村,双方都设立新房,都举办婚礼,既不算女嫁男,也不算是男娶女,百是“两面住住”。这样避免了“谁嫁谁”或“谁娶谁”的说法,也不失为一种折中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二)打破以男性血缘单性传宗接代的旧观念旧习俗,从实际出发、因为制宜进行婚俗改革。姓氏改革的中心是打破以男性血缘单性传宗接代的旧观念旧习俗,提倡男女两性均有传宗接代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四条规定:“夫妻双方都有各用自己姓名的权利。”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独生子女夫妇生了子女后,究竟姓谁的姓?可以采取如下的四种办法决定:1、婚前或婚后由夫妇双方或与双方家长一起协商确定,只要意见统一,姓男姓女都可以。2、事前双方确定:生男的随父姓,生女的随母姓。3、父姓母姓同时使用,类似香港人的做法,双姓加单名或双名,有的变成四个字的姓名,比如:陈方安生。这中间父姓在前还是母姓在前可以协商确定;其中两个姓中一个采用实姓,另一个采用谐音,我看也可以。4、父姓母姓都不姓,而是另外用一个姓,这也未尝不可。比如大文学家鲁迅先生,本姓周,他偏偏起了个名字姓鲁,照样闻名天下。目前在现实生活中,有的由于商量不通,采用抓阉(太仓叫“抓卷子”)的办法来确定,在无法统一的情况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还有一种大胆的设想,干脆打破姓氏制,不用姓而是单单起一个名字,这样就避免了姓氏之争的矛盾。比如知名作家浩然,就没有用父母的姓,起名浩然,照样成了名人。

  (三)在亲属关系上取消内外之分,双方一视同仁。改革独生子女夫妇生的子女跟双方祖父母之间的称呼,不要有内外之分。孙辈对祖辈可以一律称“阿公”、“阿婆”、“亲公亲婆”。在太仓,过去称母亲的父母为“好公、好婆”,而在苏州,称父亲的父母为“好爹、好婆”,以后把两者结合起来,统统称“好公、好婆”,我看也很好。为了避免分不清楚,可以在前面加个名字连叫,比如“××好公”、“ ××好婆”。反过来祖辈对孙辈的称呼,也不要称“外孙、外孙女”,统统称孙子、孙女就可以了。

  (四)确定儿子、女儿都有继承父母遗产和赡养父母的权利和义务的观念,切实负起赡养双方父母的责任。独生子女结婚后,对双方父母必须承担赡养的责任,决不能因本地外地、财产多寡、关系亲疏而厚此薄彼,更不能推出手拒绝赡养。至于负担过重力不胜任,社区、地方政府给予帮助,作为个人,绝不能将父母、岳父母拒之门外。

  从工作层面来说,也有四点建议提供参考:

  (一)加大普法教育力度,增强群众的法制观念。独生子女婚姻中存在的一些现实问题,其实都是有法可依的。但在一般群众的心目中,婚姻好象仅仅是习俗问题,没有跟“法”联系起来。有的对“法”一知未解,似懂非懂;有的把传统习俗,把个人家庭利益放在“法”之上,置“法”于脑后;有的懂法知法,但有法不想依,我行我素。必须加大对法律知识的普及力度,大力宣传法律知识,让全体人民人人懂法,自觉依法办事。独生子女婚姻中碰到的一些有关法律问题,当然不是都能用一刀切的办法去“执法”,很多方面还是要靠双方协商解决。只要双方都知法懂法,都通情达理,就能在法律的框架内,心平气和地平等协商,就能提高协商的成功度,不至于把矛盾推向极端。

  (二)落实各方面的政策法规,确保男女双方平等享有各种政治、经济权利。鼓励男到女家落户,不能限制农村女青年找女婿,对男到女家落户、子女从母姓户不应嘲笑和歧视,在政策上一视同仁,城镇男女都有分房、购房、招工等权利;农村男女均有分责任田、自留地、宅基地,享受经济合作社股金和承包农副业生产的权利。对他们在发展生产或生活上有困难的,都应给予适当的照顾。

  (三)大力构建社会保险和社会化养老体系,减轻独生子女赡养老人的负担。要大力发展社会保险、医疗保险事业,尤其要发展农村社保医保,让农民在生病后看得起病,在年老以后象城里人一样领得到退保金。要大力发展社会化养老事业,构建以社会化居家养老为主体、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养老体系,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切实减轻子女尤其是独生子女赡养老人的负担。

  (四)抓好婚俗改革的舆论导向和典型引路,弘扬健康和谐的婚俗文化。要大力推进婚俗改革,提倡新的婚俗,特别要加大宣传力度,抓好舆论导向。同时,还要树立典型,表彰先进,用典型引路,使大家改有方向,学有榜样,真正形成顺应历史潮流,富有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的科学、健康、和谐、幸福的婚姻习俗。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